恐怖冒险《小小梦魇2》科隆公布新演示初代特别好评

Geoff Keighley在其个人推特上发布消息,《小小梦魇2》将会在科隆开场(Opening Night Live)直播中公布实机演示,科隆开场直播将于8月28日早两点开始。

《小小梦魇2》为Tarsier Studios开发的游戏,为《小小梦魇》的续作。在游戏中,玩家将扮演主角摩诺,和小六同心协力跨越难关,两人之间的关系将成为故事中的关键,并可能因此解锁新的游戏要素。恐怖冒险游戏《小小梦魇》目前在Steam商店特别好评。

南都:目前纪录片播放量如何?

这一开创性的赛事规定,打破了国内青少年赛事仅为低年龄段选手安排球童服务的惯例,就连选手和家长们也一时间不太适应——我们打其他比赛都是自己背包,安排了球童还得支付球童小费!

竹内亮:三年前去武汉,因为我们当时在拍《我住在这里的理由》,记录一位日本老爷爷在武汉的生活,他是开咖喱店的,当时只感受到这是一个风景漂亮的大城市。

反观国内青少年赛事选择黄山松柏这样山峦起伏的山地森林球场,高年龄段选手仍然必须背负球包徒步打球时,着实为这些青少年们捏着一把汗。

南都:拍摄这部纪录片,想达成什么样目标?

南都:武汉之行还有哪些让你感到意外?

每一项蓝湾创新都是爱心

未来高尔夫的面孔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竹内亮:我能感受到武汉人很珍惜周围的人,珍惜现在的生活、珍惜生命,他们没有太强的物欲,不是一定要做成功的人、一定要挣大钱、一定要结婚,都是希望好好过自己的日子。整个城市的节奏也慢了,没有那么着急。我不太喜欢快节奏的大城市生活,所以我反倒对他们很有好感,很喜欢武汉。

我觉得这样的想法特别好,短期来看,武汉在外国人的印象中也许不太好,但全世界因此都知道了武汉。长远来看,几年后,如果武汉有新的发展,武汉人发生新的故事,大家都会更关注,这是好的一面。

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,未经允许禁止转载。

最怕武汉人说这个日本人拍摄的武汉是假的

南都:你在《好久不见,武汉》纪录片中拍摄了10位武汉人的故事,最喜欢哪一个故事?

竹内亮:5月份的时候,我在微博招募武汉的市民当拍摄的志愿者,当时很快有100多人报名,团队花了两个星期的时间给100多人打电话,并整理出了他们每一个人的详细资料给我看,我们挑选了10位拍摄对象,拍摄基本与一些关键元素相关,比如华南海鲜市场、雷神山医院,包括确诊感染的患者、医护人员。

解封之后其实外地人去武汉,尤其是拍摄武汉的人特别少,在武汉入住酒店的前台告诉我,我们是武汉解封之后入住酒店的第一个外国客人,所以如果有外地人去武汉拍摄,对武汉人来说,他们是高兴的,我在武汉遇到的每一个人都跟我说谢谢。

南都:有没有想过这部纪录片播出后会受到如此广泛的关注?

我从1月下旬就想去武汉看看,但武汉封城直到4月解封,刚解封的时候大家觉得还太早了不安全,我们就先拍了《南京抗疫现场》,决定五月份再去武汉拍摄。后来《南京抗疫现场》在网上火了,很多公司找过来合作,五月份又多了很多其他的工作,最后只能把去武汉的计划推迟到六月份。

纪录片的走红,也让日本导演竹内亮走入公众视野,中日两国媒体关注“亮叔”如何看待武汉和新冠疫情,竹内亮也在受访中也一遍遍讲述“想给大家看到真实的武汉”,“想把日本对武汉的偏见去掉”。

2020全国青少年鉴湖·蓝湾高尔夫公开赛

竹内亮:其实拍纪录片最初目的就是希望更多日本人能了解武汉。我是希望全世界的人都能看到一个真实的武汉,不仅是给中国人看,更要给外国人看。

经过去年赛事的实际运作,临时招募的球童在服务时也暴露出一些不足,对球场、特别是果岭的熟悉度差强人意。很可能一场比赛下来,他们只能实现为球员背包减轻体能消耗和负担的基础功能,或者是对选手情绪管理上提供一些帮助。

而蓝湾高尔夫这样淡旺季明显的海南球场,要为144人规模的赛事提供一对一球童服务,球会人力资源部门也是用尽了力气。

南都:除了关注度,这部纪录片有给被拍摄者的生活带来什么变化吗?

南都:疫情后的武汉以及武汉人,给你最深刻的印象是什么?

要为蓝湾青少年公开赛这样144人规模的中高协青少年2级赛事备足球童,对于仅30、40人球童编制的蓝湾球会来说,人员招募、统筹安排都要花费很大力气。不仅要提前动员周边球会、当地老球童提前做准备,而且要解决他们交通、住宿、饮食、出场费,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

十六世纪五十年代,从“高尔夫球女王”苏格兰玛丽女王在打球时使用士官生为其拿球杆开始,球童的身影始终不离球员左右,甚至被认定为“比赛中唯一能够给予球员助言的人”。蓝湾高尔夫,即使时常鼓励成年人自助打球、徒步打球,却在蓝湾青少年赛事上,对球童服务格外用心、诚意。

南都:为什么拍这样一部纪录片?

竹内亮抵达武汉。截图自纪录片

竹内亮:惊讶,第一次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我在办公室,是我老婆的朋友告诉她,她告诉我的。我完全没有想到外交部会上回应这个问题,整个公司都是“哇,这个好厉害。”公司所有人都是这样的反应。

南都:纪录片《好久不见,武汉》被外交部发言人点赞,是什么感受?

竹内亮:武汉的气氛。虽然官方报道武汉新增感染者一直是零,但我以为武汉整个城市还是比较紧张的状态,到了武汉之后,发现街头上走路的人比较少、吃夜宵买东西的人减少了很多,但走在街上的人们,他们的状态很轻松,就跟南京一样正常。

日前,南都专访竹内亮,再次聊起《好久不见,武汉》以及他所拍摄的系列中国抗疫纪录片,这一次“亮叔”说了很多没有爆料过的内容,以及他从“局外人”视角对如何真实讲述中国故事的思考。

竹内亮:其实纪录片挣不了钱,拍摄完全是出于我个人的兴趣。我们一直是通过制作自己想做的作品来提高知名度,吸引更多公司来谈合作,用其他的项目赚钱来拍纪录片,是这样一种循环。片子播出后,很多赞助商找过来跟我们合作。

南都:出发去武汉前,做了哪些准备?

面对如此多难题,今年的蓝湾青少年公开赛仍然坚持一对一球童服务,仍然是源于赛事创办者——蓝湾小镇高董的父爱之心。

南都:三年前你曾经去过武汉,此行感受有什么不同?

我还记得在采访她的时候,她说了一句让我印象很深刻的话:“虽然疫情是不好的事情,但武汉因此受到了国际的关注,反过来看也有好处。”

到武汉之后,澄清了我的很多误解

竹内亮:完全出乎意料。我其实最关心武汉人的评论,因为我是外国人而且只在武汉呆了10天,不可能了解所有的武汉,我很怕被说“这个日本人拍的武汉是假的,这不是我们的武汉”。后来我专门看了评论,很多武汉人说这才是真实的武汉,我很荣幸也很感动。

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:小小梦魇2专区

日本人或者说外国人对武汉的了解很少,在疫情之前,几乎为零。疫情之后,日本人知道的武汉,也只限于新冠病毒。他们通过电视台播出的新闻了解到一线的医生、患者情况,知道有华南海鲜市场、雷神山医院,这是他们仅有的对武汉的了解。

竹内亮:因为新冠疫情的关系,世界各地有很多人都在关注武汉。疫情期间大家都是看新闻报道了解武汉,哪些新闻是真的哪些是假的很混乱,国外也有一些假新闻,说武汉很多人死亡,特别危险,武汉政府在撒谎,甚至还有一些比较极端的信息。我比较相信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,但我更想自己去看一看武汉到底是什么样。

青少年赛事球童服务,价值不菲

竹内亮:人如果有故事的话,肯定会投入感情和想法去看世界。如果你去日本旅游看一个寺庙,它看起来很普通,但如果导游说这个寺庙是日本最有历史的寺庙,有1300年历史,而且创始人是中国人,是一位千年前远渡重洋坐船过来的和尚,你会马上对这座寺庙的感情不一样。

南都:怎么理解“不一样”?

但我们发现武汉的经济还是受到了影响,在餐饮店、餐厅吃饭的人很少,很多门店的门口贴上了出租告示,这跟南京完全不一样,南京的经济也受到了疫情的影响,但没有这样严重。

这一次,武汉仍然风景很漂亮,但有了更多的烟火气,我们接触了很多武汉人,他们都很热情。好像也因为这次疫情,大家都对武汉感兴趣了,以前感觉武汉只是好多城市的其中之一,但现在武汉好像不一样了。

南都:去到武汉之后,有澄清你的哪些误解吗?

高董强调:“赛事中A、B组这些10-18岁的青少年,正处于青春期发育阶段,肌肉骨骼系统可塑性大,再加上球道的起伏坡度等,长期拉包打球十分容易导致身体失衡受伤。在海南这样高温环境下,能够坚持2-3天的比赛已绝非易事!”

竹内亮:纪录片6月26日晚间在十个平台同步上线,点击量每天都在增加,目前网络播放量应该已经超过2500万次。

2019年首届全国青少年鉴湖·蓝湾高尔夫公开赛新闻发布会上宣布:比赛将为所有选手提供球童背包服务,效法LPGA-蓝湾大师赛,让参赛小选手们能更加专注于比赛。

一般来讲,我们不会在镜头前跟大家分享悲伤的故事,大家都不想回顾这样的经历,但是她的勇气和勇敢,愿意在我们的镜头前说出心里话,我很感动。

没想过一定要拍正能量的片子,让外界准确了解中国很难

我以前看到黄鹤楼没有什么感触,疫情后再看到黄鹤楼,有种莫名的感动。我在武汉看到什么都觉得很感动,我相信每个去武汉的人都会有这种感动,我们都知道这段时间武汉的故事,知道武汉有多么不容易。

△国际青少年高尔夫运动,也鼓励家长为孩子背包

中高协青少年积分赛第2级赛事

南都:纪录片火了之后,对你个人和公司产生了什么影响?

竹内亮:我很喜欢庄园(故事主人公)的故事。她的外公在新冠疫情中去世,这是这次报名的100多人里唯一一个亲人因新冠病毒去世的,她的妈妈和二姨也感染了新冠肺炎,她的二姨住过火神山医院、做了41次核酸检测才完全康复回到家。

竹内亮:拍摄很顺利,我很感谢很多武汉人提供帮助帮我们压缩成本。当地的武汉人给我们提供住宿帮我们开车,5月中旬,我们在微博上募集主人公的时候,就有很多武汉人报名,很多人说,我不符合拍摄的要求但是我想做你们的助手。他们一部分是我们的粉丝想帮忙,还有更多人希望把现在的武汉传达给大家,这个想法特别强烈。

与此相比,蓝湾球会自有的球童就成为许多选手争相预定的对象。这些老球童不仅早已对球场烂熟于心,其中许多人还曾经为LPGA-蓝湾大师赛职业球员背过球包,对赛事管理的熟悉程度、职业技能都是专业级别,与青少年球员的相处也游刃有余。当然这样的球童数量不多,能否碰到还看运气。

竹内亮:前几天,片中拍摄过的日料店的老板打电话告诉我,因为这部片子,日料店现在生意特别好,英语老师脏辫熊也很受大家欢迎,她告诉我说学生都看了这个纪录片,她成了学校里的明星,得到这些反馈,我很高兴。

在他的指导下,蓝湾青少年公开赛从创办之初就定下了一对一球童服务的规程,不仅让选手能更专注于打球,也是从身体成长方面给予最大的关心。高董甚至还固执地坚持:在蓝湾高尔夫学院进行专业训练的青少年,必须使用双肩球包!这并不是为了下场时背包打球,而是避免在携带球包时单边受力影响孩子们的身体发育。

南都:去武汉拍摄,遇到了什么困难吗?

竹内亮:我的纪录片第一个故事就拍摄了华南海鲜市场。去之前我一直以为,华南海鲜市场是卖野味的,肯定是一个比较老旧的比较破的市场,但去了之后才发现我的认知完全是错的,原来这个市场这么大,它在市中心,每天很多人去那里买东西,对于武汉人来说是很重要很日常的菜市场,那里的人也告诉我,这里没有卖蝙蝠的,武汉人也没什么人吃蝙蝠,华南海鲜市场感染的人数也并不多,这很出乎我的意料。

△ 在蓝湾大师赛提供服务的球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