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届北京数智医保创新竞赛泰康养老摘得两大赛题一二名

中新网9月14日电 近日,北京市医疗保障局公布首届北京数智医保创新竞赛最终结果。经过初赛、决赛两轮激烈角逐,泰康养老在赛题A“医保基金监督管理”喜摘第一名,赛题B“医保宏观决策支持”获得第二名。

首届“北京数智医保创新竞赛”由北京市医疗保障局、北京市经济和信息化局、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、中关村科技园区管理委员会联合主办,主题为“创新北京、智慧医保”,意在通过比赛形式征集“高精尖”创新单位及前沿产品,以政商合作促进医保与高新技术融合发展。大赛于今年5月正式开启,面向企业、高校及研究机构招募参赛团队,吸引了包括泰康养老、腾讯、百度等在内的保险、互联网、银行、软件、名校等多个领域的109支高水平参赛团队。本次竞赛的优胜团队不仅可以赢得资深专家评定的奖项,还有机会将创新产品参与到北京市医保管理服务体系中,为提高首都医疗保障精细化、智能化管理水平,推动首都医疗保障事业创新发展贡献力量。

实习生 蔡笑彤 杨采妮 澎湃新闻记者 喻琰

漫长的封建社会,“三从四德”一直是束缚女性的精神枷锁。这种根深蒂固的落后观念,让中国妇女即便是在劳动上,也不能和男人一样被平等对待。谁又能想到,率先打破这“千年坚冰”的,竟是太行山深处的一位普通农村妇女。

在赛题A“医保基金监督管理”中,泰康养老基于对医保基金监管的深刻理解,充分运用大数据及人工智能等算法模型、与线下稽核紧密结合的“闭环”智能监管方案,展示了泰康养老在医保基金监督管理领域的专业实力,得到了评委的一致认可。在赛题B“医保宏观决策支持”中,泰康养老紧扣客户需求,充分利用在数据治理、趋势预测、模拟运行、风险预警、精确推演与辅助决策等方面的大数据和精算技术优势,实现对基金中长期规划、基金运行风险、医疗服务价格监测与动态调整、药品与耗材使用、筹资待遇政策调整的模拟与监控,并形成数据分析产品,泰康养老分场景打造的医保关键业务指标、算法和模型体系,可以协助医保提高宏观决策和精细化管理水平。

弥留之际,这位老人向陪伴她生活8年的身边工作人员张娟交待遗愿,只有这两条。

20世纪80年代,申纪兰结合外出考察的经验,带领村民利用当地的硅矿资源优势,在村里建起第一个村办企业铁合金厂。此后,西沟村又建立起磁钢厂、石料厂、饮料厂,村办企业成了西沟村的经济支柱。

“能活一棵,就不愁一坡。”凭着这种坚韧,背土上山,先易后难,几十年来,申纪兰和几代西沟人在四周荒山上栽了阴坡栽阳坡。如今,总面积3.05万亩的西沟村,有林面积2.67万亩,除了松柏,还有桃树、杏树、连翘、沙棘。“荒山披绿装,穷山成‘银行’。”周德松说。

央视网《联播+》特梳理总书记相关金句,与您一同学习感悟“数字中国”建设背后的深邃思考。

西沟的企业是申纪兰一个一个操劳着办起来的,但是,坚定地提出拆除工厂的也是她。2013年开始,申纪兰提出关闭铁合金厂,因为这个厂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和环保要求。

西沟村前任党总支书记王根考说,申纪兰尤其注意发展解决女劳力用工多的产业,村里的40多个香菇大棚,就解决了六七十个女劳力就业,“摘香菇用‘钟点工’都可以,不耽误家里事。”

为何消防演练要让男生进入女生宿舍?有无提前通知?28日下午,澎湃新闻以学生身份联系上组织本次消防演习的学校消防科科长。消防科科长回应称,校方组织的此次演练活动中,进入女寝的不仅有男生,也有女生。此次校方演练活动原定于25日下午16时30分开始,但由于25日当天赶上领导到学校检查,于是临时决定改在26日人员充足的情况下进行消防演习。由于活动准备时间短,学院通知没有落实到个人,导致当时在该寝室的其他女生受到了影响。

针对此事,28日,河北师范大学党委宣传部一名工作人员回应澎湃新闻称,网传消息部分不属实,具体内容还有待核实。

今年,申纪兰实在种不动了。“她就催我们,该下种了、该除草了,督促着我们把地里的庄稼种好。”西沟乡组织委员、在西沟村驻村12年的宇文杰和几个同事不敢让她的地荒下。

“‘共和国勋章’获得者的相关补贴、费用,上交党费。”

农业合作化开展起来,为了解决合作社里缺劳力的困境,申纪兰开始走家串户动员这些围着锅台、炕台和碾台转的“三转妇女”,离开家里,走向田间。

党的十八大后,西沟村将这些“高耗能、高污染、高排放”的“三高”企业全部关停,提出打造“红色西沟、绿色西沟、彩色西沟”的新型“三色”产业发展思路,村里建起了香菇大棚、光伏发电基地,引进了知名服饰公司。2019年全村经济总收入7200万元,上缴税金1400万元,农民人均纯收入1.36万元,是平顺县农民人均纯收入最高的村。

今年5月14日,申纪兰回到西沟村,她和村里的两委干部开了个座谈会,讨论村里的发展情况,嘱托他们把村里的工作做好,把人民的事情办好,她去北京参加完全国两会,再把上头的精神带回来,传达给大家。

申纪兰的一生有很多荣誉,有很多身份,但她最大的底色,是农民。她打心底里热爱劳动。

如何争取男女干同样的活,评一样的工分,申纪兰和她的姐妹们想出一个办法,“比一比”。那年,西沟妇女在申纪兰带领下,和男劳力展开了干农活比赛。

往地里撒肥料是个技术活,要有力气,还得撒匀实,很多人以为妇女们根本干不了。于是,比赛就从撒肥料开始。结果,妇女们胜出,几个骨干挣得10个工分。

但是这些厂子污染很大,西沟老村支书张高明的爱人去地里摘豆角,回来一身渣灰,向丈夫抱怨,“也就是你当村支书我没法骂”。“铁合金厂炼一吨铁耗3900度电,还排一堆废渣。”郭雪岗说。

西沟的地金贵,1940人的村子,耕地面积才1080亩。申纪兰舍不得浪费,况且这些地都是她带着大家一筐筐背土将薄田变肥的。

康红军早晨六点就到了殡仪馆,他此前并没见过申纪兰,也没有去过她所在的村子。但康红军说,他敬佩申老的精神,从新闻中看到讣告消息后,今天天刚放亮,就挤上开往殡仪馆的公交车。“她为我们做了很多事,她是我们的骄傲。”康红军说。

“山是石头山,沟是石头沟,无土光石头,谁干也发愁。”这是20世纪50年代西沟村的模样。64岁的西沟村民周德松说,十年九旱、干石山区的西沟村,好不容易下次雨,荒山秃岭上的水裹着土乱流,不下雨又没水气,旱得不行。“留不住山上的树,就守不住沟里的地。”

6月30日上午,申纪兰同志的遗体告别仪式,在长治市殡仪馆举行。在殡仪馆院子里和外面大街两侧,站满了自发前来跟老人告别的干部群众。

“申纪兰老人常说她是一位农民……”

西沟妇女“和男人干同样活,挣一样工分”的事迹,登上了《人民日报》,题目就是申纪兰的一句话——“劳动就是解放,斗争才有地位”。她以一个农村妇女的执着和对劳动的信仰,提出了“男女同工同酬”。这句话,最终写入了宪法。

2018年春天,申纪兰上山找到正带人造林的西沟村民常永红,让他好好干、快发展、带领更多百姓致富。

西沟从那时开始绿化荒山,年轻的申纪兰摸爬滚打在西沟四周的山山岭岭上。“走一山又一岭,小花背上去播种,今年栽上松柏树,来年大家都有功。”张相和还清楚记得申纪兰带着大家上山种树时高喊的口号。

改革开放后,土地下了户,西沟村也将集体的山林、果园等全分给了农户,村集体就剩下“一间屋子、一张桌子、一个戳子”。紧接着,问题来了,修路、办学等公益事业,村集体都没了能力。

49岁的常永红小时候就看着父辈们一下雨就拿上镰刀、背上书包往山上跑,长大后轮到他去上山种树。常永红成立了公司和造林合作社,带着30多户村民育苗、种树。西沟没地方种,就在县里的其他山上种,十几年间,常永红带人在山上种了一两万亩树。像他一样领着百姓造林的合作社,村里还有四五个。“种树,成了西沟人遗传的基因。”常永红说。

网曝河北师范大学让男生进女生宿舍 微博截图

1929年生于山西省平顺县杨威村一个农民家庭的申纪兰,在1951年被选为新成立的西沟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副社长。

“申纪兰提出‘统一经营与分散经营相结合,集体优越性和个人积极性同发挥’。”郭雪岗说,村里将集体山林、果园收回来,再承包给个人。

去年秋天,申纪兰在自己的4分口粮田里收获了最后一茬玉米。到冬天,西沟村党总支书记郭雪岗和她一起挥舞着农具,把地里的玉米茬根一个个刨出来,为今年的种植做准备。

(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网)

全国劳动模范、全国优秀共产党员、“共和国勋章”获得者、山西省平顺县西沟村党总支副书记申纪兰同志,因病于2020年6月28日在长治市逝世,享年91岁。

全国人大代表、全国劳模、“共和国勋章”获得者……申纪兰的一生有很多荣誉,有很多身份,但她最大的底色是什么呢?

男人们不服,说因为“在地头吸了两袋烟”输了比赛,他们又比赛间谷苗。男劳力蹲在地上间苗,妇女们则跪在地上,头不抬脸不仰,一个劲儿往前走。晚上记工分,男人们8分,妇女们10分。经过夏季生产各个环节的劳动比试,村里人服气了,申纪兰她们赢得了和男人记一样工分的“待遇”。

改革,是申纪兰身上最鲜明的符号之一。改革开放以来,她勇于改革,大胆创新,为发展农业和农村集体经济,推动老区经济建设和老区人民脱贫攻坚作出巨大贡献,并获得“改革先锋”称号。

站在村子的路边,能看到这一小块玉米地,绿油油的苗子比周围地里的要高一些,壮实一些。“她说种地和做人一样,人哄地皮,地皮哄肚皮。种地就实打实地种,别人家上化肥,她坚持往自己的地里上粪疙瘩。”申纪兰的邻居、81岁的张相和说。

村里地紧张,常永红多年在自家的2亩地里育苗,申纪兰嫌他发展慢,跟村里协调,去年帮常永红流转了20多亩地,今年常永红育出100多万株松、柏、山桃等树苗。

近年来,泰康养老积极参与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建设,打造“保险+科技+服务”的医保一体化解决方案,在飞行检查、基金监管、信用体系建设、DRG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,组建了一支专业过硬的技术团队。此次竞赛,泰康养老派出来自精算、大数据、科技、医保等领域的多位专业人才,以“紧贴业务,突出创新”为目标,基于北京基本医疗保障基金监管和宏观决策需求,结合国内外一流技术和多年丰富实践,最终取得佳绩。

让妇女们走出“院门”都不容易,更别提抛头露面,下地劳动。更何况,还有另外一个困难:西沟初级社实行工分制,干一天活,男人记工10分,女人只记工5分。很多下地的妇女反映,在外面辛苦一天,还不如在家纳鞋底挣得多。

在成千上万人的送别下,这位有着多重身份,但一辈子“离不开土地”“离不开劳动”“离不开群众”的老人,最终还是离开了她最牵挂的土地和乡亲。

从吊唁大厅里紧抿着嘴走出来的43岁长治市民康红军,又看了眼身后,悄悄抹了抹眼。

“不是‘说’,她就是个农民。”6月29日下午,提问者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西沟村党总支书记郭雪岗打断。郭雪岗说,申纪兰的户口在村里,种地到如今,怎么能不是农民呢。

小花背是西沟村众多山梁中最陡峭的一座,申纪兰带着村民在这里忙活一年,种下300多亩松树苗。第二年春天上山一看,树苗全部干枯,走一圈下来,只有一两棵成活。

另有网友反映,有男生在宿舍楼内对女生进行言语骚扰一事,前述消防科科长表示,系大一新生,“这是没有想到的,我作为老师确实做得不够周全。”

申纪兰是在土地上干出来的农业劳模。西沟老百姓都知道出路在于“农林牧”。正是当年带他们修地栽树的申纪兰,又领着西沟人艰难学习办企业。

河北师范大学一名在校学生告诉澎湃新闻,网传“女生宿舍监控被放在公共场合供人参观”的说法并不准确。该学生称,女生宿舍的监控录像仅摆放在女生宿舍楼内,并非在公众场合。

平顺县有句古话:好男走到县,好女走到院。男女不平等在大山里“根深蒂固”。许多年后,申纪兰还讲起当年的一个场景:来人敲门问“有人吗”,如果男人不在,妇女就直接回答“没人”。

熟悉申纪兰的人都知道,身材高高大大的她,有一双又厚又大、很有力气的手,上面长满老茧。申纪兰跟人握手时力气很大,她还喜欢跟人掰手腕。直到前两年,有记者采访时,她偶尔还要跟记者掰手腕“比比力气”。